豆浆与咖啡的一些事儿

最近比较流行一种说法,“咖啡就是一种豆浆,豆浆也是一种咖啡”。虽然从直觉上,就能够感受到物种不同带来的天然沟壑,但是总会有人闲得蛋疼,自己动手来获取直观的认识。

首先,请出一号选手:生黄豆。

面对天生坚强的黄豆,手磨可耻的萎了;请出最贴心、最廉价的备胎砍豆机,听着震耳欲聋尖锐高亢穿金裂石的轰鸣——我发誓,比砍死咖啡豆的声音大一百倍——也就得到了下面这点东西而已:

于是,果断转身二号选手:烘焙黄豆(人家咖啡豆不也是烘焙之后才让你们蹂躏的嘛);果断直接抛弃手磨,果然成效斐然:


接下来自然是上壶,手头有法压、摩卡、瑞士金,不过看这个细碎程度,还是摩卡壶吧:


其实量少了不少(明知不成,为了不浪费太多粮食,罪过罪过),所以水火都要适当调整咯。

按照摩卡壶正常流程过火,撤下来一看,果然不出所料,萃取严重不足:


(虽然这个是基础版不加压的摩卡壶,可是您这么清淡也对不起我这耗的能源啊)。。

接下来烫杯倒咖啡。。倒豆浆。。豆水。。。如下:


不出意料的失败了。。或许如果上咖啡机加压到30 bar之后会好一些?

至于法压壶和瑞士金,我觉得没有必要进一步探索了。前者用豆奶粉或许能出来点东西,而后者。。实在想不出来怎么玩。


纠结一下,明天要不要用豆浆机玩一把咖啡豆?(但是现在就可以想见,一定是过度萃取滴。。)


后记,清洗的时候发现一些非常可怕又恶心的现象(豆粉预水会变成糊状、极粘稠,会阻塞一切可能通行的孔径/渠道,倘或有高温部件还可能焦糊。。而咖啡粉会保持清爽,水汽可自由穿过),提醒大家,千万不要用咖啡机玩这事儿。。

评论(3)
热度(1)

© neverlive | Powered by LOFTER